好运彩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好运彩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10 07:47:0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校方调查后只有一名男生道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日下午,小明父亲去学校接小明回家后,发现带回的被褥上有大片血迹,再次找到学校。宿管阿姨表示,当晚(6月8日)确实知道小明可能被欺负了,以为就是同学之间简单的肢体接触,没想到那么严重,也就没有上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生于1964年的周亚松来自湖南,在一家单位从事档案管理工作。2016年,周亚松的女儿吴悠开始考研,此时已经52岁的周亚松也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提前退休,陪女儿一同考研。没想到周亚松当年就考上了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硕士研究生,女儿却没能一同考上。2017年,吴悠也考上了华师音乐学院研究生,成了周亚松的学妹。去年5月4日,周亚松在华师音乐厅举行了自己的专场毕业音乐会,这是她为自己的研究生生涯交上的一份满意的答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明是大荔县官池镇人,因父母在大荔县城打工,小学1至4年级一直在县城上,2019年转校到大荔县官池镇石槽中心小学全寄宿制学校就读。去年下半年,与小明同级但不同班的另外4名男生要求小明交“保护费”,如果不给,4名男生就会拳脚相向,最多时小明一次被要走250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校方:受欺负不说,老师有时也没办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预计,7月9日08时至10日08时,江西中北部、福建中北部、浙江南部、湖南西南部和东部、贵州东南部、广西北部、云南西部和东北部、四川南部以及华北南部等地有大到暴雨,其中,江西中部、福建西北部、湖南西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暴雨,局地特大暴雨(250~280毫米)。上述部分地区伴有短时强降水(最大小时降雨量40~60毫米,局地可超过70毫米),局地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教育学专家刘鹏表示,校园欺凌频发,主要因为学校现在基本没有有效惩戒权,对于欺凌者,学校似乎没有有效管理办法,没有惩戒的教育是软弱的教育。其次,根据相关法律,学校承担教育管理保护的职责,监护权未移交给学校,而欺凌的孩子大部分是道德和法律层面的问题,被欺凌的小孩或多或少在性格上有缺陷,导致被欺凌的孩子性格比较懦弱,被欺负不敢告诉家长和老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明父亲认为,校方存在监护缺失,未能及时发现并制止,小明不告诉老师是因孩子被“恐吓”。“至于赔偿诉求,是校方托人找我商谈赔偿事宜,并不是我主动索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日下午,大荔县教育局监察室一工作人员表示,会将此事上报并反映给有关科室,了解后再回复。截至记者发稿,未收到相关回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概是5月,小明父亲偶然发现孩子脖子上有道划痕,小明称是不小心碰伤的,一周后父亲又发现小明脖子后边有一条四五厘米的伤,像是被刀具划伤的,但小明坚称是意外导致。两周后,小明父亲再次发现孩子胳膊受伤,但小明仍旧什么都没说。